更好認識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

2020年12月08日 16:26:52
來源: 《紅旗文稿》2020/23 作者: 王 巍

  2020年9月28日,是中國考古學史上值得銘記的一天。這一天,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23次集體學習時發表了重要講話,系統地闡述考古學的意義和價值,并就做好考古和歷史研究工作提出明確要求。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對近百年來幾代考古人篳路藍縷、艱辛探索、為研究中華民族悠久歷史和燦爛文明作出的貢獻做了全面的闡述和肯定。他指出,“考古工作是一項重要文化事業,也是一項具有重大社會政治意義的工作??脊殴ぷ魇钦故竞蜆嫿ㄖ腥A民族歷史、中華文明瑰寶的重要工作”,把考古工作與增強民族凝聚力,增強中華民族文化自信,增強中華文化的國際影響力和營造良好國際氛圍聯系起來,從而極大地提升了考古工作的地位,揭示了考古工作的重大意義。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論述深刻,要求明確,意義深遠,是新時代中國考古學發展的指針,必將有力地促進中國考古學的蓬勃發展。我們既感到十分振奮,也體會到無比光榮的使命感和沉甸甸的責任感,更加明確了自己承擔的責任和今后努力的方向。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展現中華文明起源發展歷程

  在中國考古學近百年的發展過程中,中華文明起源與發展是最為重要的研究內容,也是幾代考古人孜孜以求、潛心研究的重大課題。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要高度重視考古工作,努力建設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考古學,更好認識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增強文化自信提供堅強支撐?!标P于中國考古工作今后的方向,習近平總書記提出要追溯本源,第一個提到的就是要實施好“中華文明起源與早期發展綜合研究”(簡稱“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這是對參加中華文明探源工程近20個大學科的近400位專家學者15年聯合攻關、艱辛探索取得的成果的重視和認可,也是對我們繼續探索未知、揭示本源、不斷取得新突破提出的新要求。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是國家“十五”科技攻關項目和“十一五”“十二五”科技支撐項目。工程秉持多角度、多層次、全方位的方針,匯集考古學、文獻歷史學、社會學、政治學、經濟學、人類學、科學測年、冶金、化學同位素分析、古病理、分子生物學、天文學、地質學、環境科學、地理學、農學、古植物學、古動物學、遙感、計算機科學等學科,以考古學為基礎,多學科聯合攻關,對中華大地的文明起源、形成和以中原地區為中心的歷史格局的形成過程,以及導致這一過程的環境背景、生業基礎、發展動力與機制進行綜合探討研究,取得了顯著成果,充分顯示出多學科結合開展重大課題研究對學術觀點與研究體系的創新,以及研究的深入開展所具有的重要意義與作用。

  實證了中華5000年文明。對黃河流域、長江流域和西遼河流域等地的中心性遺址進行考古發掘和多學科綜合研究的成果表明,從距今6000年開始,在黃河上中下游、長江上中下游和西遼河流域等地區,在農業發展的基礎上,精神生活日益豐富,隨著剩余財富的出現,各地區相繼開始出現社會分化和顯貴家族。在距今5500年到5000年期間,社會分化加劇,形成了集軍事權力與祭祀權力于一身的王者及其地位顯赫的家族,出現了早期國家,進入到區域文明社會。中華5000年文明絕非虛言,而是歷史真實。

  提出了判斷進入文明社會標志的中國方案,為探索世界各地文明起源作出中國學者的貢獻。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堅持以歷史唯物主義為指導,根據中國歷史發展的實際,沖破了西方學術界文明“三要素”理論的桎梏,提出了進入文明社會的標準:以社會階層嚴重分化,出現凌駕于社會之上的王權和國家作為判斷文明的標志,具有可辨識王權和國家的物化標志,即都城或其他大型公共設施的興建、高等級建筑——宮殿的出現(往往與其他區域相隔離)、隨葬品豐富且有彰顯墓主人尊貴身份的器具——禮器的大型墓葬的出現、貴重資源和高等級物品的生產和分配為統治者所掌控、戰爭和暴力成為社會常見的現象、穩定的分層級的區域社會等,核心要義是國家的產生。正是按照這一標準,中華文明探源工程論證了中華5000余年文明。不僅如此,這一標準也符合世界其他原生文明,具有普遍意義,是中國學者對世界文明研究作出的貢獻。

  揭示了中華文明的豐富內涵,再現各地文明演進的情景。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以各地的中心性遺址為重點對象,開展考古發掘和多學科研究,發掘出城址、宮殿、祭祀遺跡、墓葬、池苑、普通居住址、手工業作坊等各類遺跡,出土了大量精美的玉石器、陶器、漆器、銅器等,這些遺跡和器物全面地反映了當時的社會面貌和生活場景,反映了中華文明起源和早期發展過程中創造的豐富多彩的文化。這些遺跡和器物都是實物遺存,看得見,摸得著,具有可視性。通過考古學者、文博工作者和媒體工作者的宣傳,國內外公眾可以更加直觀地了解各地區文明起源與發展的歷史場景,了解中華文明的輝煌和對世界的貢獻。

  展現了中華文明起源與發展的脈絡——早期中國的形成與發展。由于各個地區具有不同的自然環境和生業基礎,距今5000年前后中華大地上的各個區域發展出各具特色的區域文明,這些文明各自走著自己的道路,經歷了不同的興衰過程,中華大地呈現出區域文明百花爭艷的局面。與此同時,各個區域的文明彼此保持著較為密切的聯系,相互交流,相互影響,逐漸形成了后來成為中華文明核心基因的共性因素,如以玉為貴的觀點、龍的信仰、祖先崇拜、天人合一、禮儀制度、和合思想等。距今4300年前后,由于環境變化和社會內部變化等原因,長江上中下游、黃河上游和下游以及遼河流域等曾經盛極一時的區域文明相繼發生衰變,而中原地區的文明兼收并蓄,吸收周邊地區各文明的先進因素,迅速發展,持續崛起,一躍成為最為興盛的文明,開啟了以中原地區為核心的歷史格局,形成了早期中國。在這一歷史進程中,中原地區的文化經歷了輻射—匯聚—輻射的過程。距今5500年前后,在黃帝和炎帝時期中原地區的彩陶文化向周圍地區施加強烈影響,形成第一次中原地區文化向周圍的輻射。在很有可能是堯都所在的山西襄汾陶寺城址,可以看到這里吸收匯聚了周圍區域文明的先進因素,例如良渚文明的玉琮和玉璧、長江中游地區的玉飾、黃河下游地區的陶器等。

  夏王朝建立后,形成了都城布局、宮室格局、青銅禮器、玉石禮器和陶禮器等一整套規制,其中很多內容被后來的商、周王朝乃至其后的歷代王朝所承襲和發展。尤為引人注目的是,夏王朝后期,在史前時期的玉石武器和工具發展基礎上,形成了玉石制和青銅容器,及鑲嵌綠松石的獸面紋銅牌飾等一整套禮儀用具。其中禮儀玉器之一——牙璋向周圍廣大地區施加強烈輻射,東達黃河下游的海岱地區,西至黃河上游的甘青地區,北抵黃河中游的河套地區,南到華南地區,甚至越南北部都出土了牙璋,這說明當時已經形成了一個前所未有的、以中原王朝為中心的中華文化影響圈。商王朝時期,承襲了夏王朝的禮儀制度、青銅容器的工藝技術以及理念,形成了具有商王朝特色的一整套青銅和玉石禮器。商王朝與周圍廣大地區的方國保持時遠時近的關系,商王朝的禮樂制度和冶金技術向周圍地區廣泛傳播,產生了廣漢三星堆、江西新干大墓等既具自己特色又與商王朝關系密切的方國文明。西周王朝建立后,通過分封制把周王的至親和重臣分封到各地,建立諸侯國,成為拱衛西周王朝的屏障,有效地鞏固了中原王朝對全國的統治。

  綜上所述,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通過多學科結合與科學論證,實證了中華5000余年文明,把中華文明的產生時間由距今4000年左右的夏王朝提早到距今5000多年,將“中華文明五千年”從傳說證明為可信的歷史;追溯出中華文明起源與發展的過程,揭示了中華文明的豐富內涵,展現了各地區文明起源、發展的歷史場景,為增強中華民族的文化自信提供了豐富的精神動力和源泉,取得了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考古學研究成果“延伸了歷史軸線,增強了歷史信度,豐富了歷史內涵,活化了歷史場景”的成就。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及其取得的成果是中國考古學實現其重大使命的典型例證。

  大力推進國際交流,擴大中華文化影響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運用我國考古成果和歷史研究成果,通過交流研討等方式,向國際社會展示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講清楚中華文明的燦爛成就和對人類文明的重大貢獻,讓世界了解中國歷史、了解中華民族精神,從而不斷加深對當今中國的認知和理解,營造良好國際輿論氛圍”。這一指示為中國考古學的國際交流和國際化指明了方向。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考古學的國際化經歷了從“請進來”為主,到“請進來”與“走出去”并重,再到以“走出去”為主的變化。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考古學的國際化實現了跨越式發展。目前,中國考古工作者已在近30個國家進行考古發掘和文化遺產保護,足跡遍及亞洲、非洲、拉丁美洲、歐洲。除了把我們的周邊國家和絲綢之路沿線國家作為考古“走出去”的重點,我們的工作范圍和研究視野還擴展到世界其他古老文明。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繼2012年組建考古隊赴烏茲別克斯坦開展考古發掘之后,于2015年組隊赴中美洲洪都拉斯發掘瑪雅文明的核心地區之一科潘遺址開展考古工作。經過5年的發掘,完整清理出一個高級貴族的墓地和墓上建造的高等級建筑。2018年開始,對位于古埃及新王朝首都的孟圖神廟進行考古發掘,直接接觸埃及文明的核心地區。這些發掘,展示了中國考古人良好的學術意識、獨特的發掘技術與方法。我們也通過這些發掘更深入地了解其他古老文明,有利于今后開展中外古代文明比較研究,也有利于改變中國考古學界對其他古老文明研究沒有發言權的窘境,增強在國際考古學界的影響力、話語權。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通過交流研討等方式,向國際社會展示博大精深的中華文明。我們從2013年開始,每兩年主辦一次“世界考古論壇(上海)”。論壇聘請全世界40多個國家的200位學者為咨詢委員,推薦前兩年度世界重大考古發現和重大研究成果各50項左右,由從世界范圍內遴選的20位頂級考古權威組成的評審委員會從中遴選各10項左右,在上海舉行的論壇上頒獎,并請獲獎者做學術報告;每屆論壇圍繞一個主題展開研討交流;論壇設置中國考古學專場,介紹中國考古學最新發現和研究成果,并組織與會學者參觀中國的考古發掘現場,直接了解中國考古學的現狀。世界考古論壇的成功舉辦,使游離于國際考古學界邊緣的中國考古學一舉進入了國際考古學界的核心,使國際考古學界得以較為直觀和全面地了解中國考古學的進步,了解考古學所揭示的中華文明的輝煌成就和對世界文明的貢獻。世界考古論壇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考古學國際化非常重要也非常成功的形式,被譽為世界上學術性最強、最有深度、組織得最好、內容最集中的國際性考古學研究平臺,得到國際考古學界的積極響應和廣泛贊譽。

  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要求加強對考古和歷史研究成果的傳播,這是給我們提出的重要任務,也揭示了我國考古學界目前存在的突出短板,即缺乏傳播考古研究成果的責任感和積極性。我們迫切需要通過通俗讀物、系列紀錄片、專題電視欄目、網絡講座、文物展覽、遺址博物館和考古遺址公園建設等多種形式,切實加強對考古成果的宣傳和普及。對此,考古工作者肩負著義不容辭的職責,必須通過各種方式下大氣力宣傳中華文明起源和發展脈絡的研究成果,宣傳中華文明的豐富內涵和輝煌成就,宣傳中華文明對世界文明作出的卓越貢獻。

 ?。ㄗ髡撸褐袊鐣茖W院學部委員、歷史學部主任,中華文明探源工程〈2001—2016年〉首席專家)

  責任編輯:陳金霞

標簽 -
網站編輯 - 高天鼎
曾道人图库100tk pc蛋蛋预测99预测组合 福建双色球彩票走势图百度 快乐赛车是统一开奖的吗 浙江快乐12预测一定牛 哈灵浙江麻将a p p 深圳风采彩票怎么看 秒速飞艇稳定玩法 快中彩走势图 热血街霸3d幸运转轮时间 ag视讯技巧打法 体彩6+1开奖规则 虚拟货币钱包 诈金花微信群 山西快乐十分的技巧 澳洲幸运8玩法 华泰长城期货软件下载